火宅公务员

【金光】琉璃树·师兄弟·限定


寒灯千彻:

自整理第二发


第一发:其他CP·一座杂七杂八的粮仓


偏好预警:


糖刀荤素不忌


雷:刻板印象,妻奴雁/痴汉雁


不太吃并大概率雷:第一人称




  1. 因雁俏tag找文太麻烦故而整理

    包含雁俏/无差/俏雁,无法接受请直接点❌


  2. 本质上这是我回顾用的粮单,个人偏好正剧和车

    随缘更新,点开发现不合口味别犹豫请直接点❌


  3. 列ID=成文>=3篇,根据cp倾向、A-Z顺序排列。单篇单列于各倾向下方。


  4. 列文原因:我喜欢,不一定全,可以点ID自行探索

    个人偏好正剧&车,喜欢段子类可以自行扫榜






没问题的话我们开始:




主雁俏:


ID:并无实体的城(雁俏、无差)


【雁俏无差】杀局


【雁俏无差】诛心


【雁俏】得菩提时


【雁俏】因缘生灭              


【雁俏】今日相乐


【雁俏】不立文字     (上)




ID:车斤月(雁俏,俏雁)


【雁俏】九方异怪录


正文: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完结)


番外: 


【雁俏】 凉凉


【雁俏】卧榻当休


【雁俏】重生


【雁俏|联车】无染我心


【雁俏】乐陶陶


【雁俏】白山茶


【雁俏】我可能欠你八百万


【俏雁】孽龙







    插播一个私货,从字母顺序该在这里


    ——就是我啦【你


    雁俏/俏雁/无差,糖罐子流


    检索:点我








ID:舊日餘燼(雁俏)


【雁俏】死生往復(完)


【默雁俏】《溘焉長往》(完)




ID:江海寄余生(雁俏,无差)


【雁俏】丹丘旧事             


【金光|雁俏】翼变




ID:一片空白(雁俏)


【雁俏】紅燭昏羅帳(完)


【雁俏】風雪夜歸人(完)


【雁俏】斷簡


     之二     之三     之四     之六     之七    之八     之九


【雁俏/默】宜家宜室


     (1)     (2)     (3)     (4)


【雁俏】殊途


     (幕一-幕四)     (幕五-幕六)     (幕七)     (幕八)     (幕九)    (幕十-幕十三)     (幕十四)     (幕十五)     (幕十六-幕二十)    (幕二十一-幕二十二)     (幕二十三-幕二十四)     (幕二十五-幕二十七,完)




ID:2gether (雁俏)


【雁俏】第X章


【雁俏】涉江


【雁俏】沧澜


【雁俏】涸泽


【雁俏】无凭


【雁俏】春日 


【雁俏】玉(ABO)          





单篇


【雁俏】还休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雁俏】怙恃


【雁俏】尚贤宫休闲椅使用手册


【雁俏】合辙


    (1)     (2)     (3)     (4)     (5)     (6)     (7)      (8)     (9)全文完


【雁王/俏如来】水墨(1END)


【雁俏】雁来红 1-5


【雁俏】灯火荒城


【雁俏pwp】最是人间留不住


【雁俏/禪錦】且償且還且如願


【雁俏】镜面


          




——




雁俏雁,俏雁俏




ID:時間逆流(雁俏、俏雁、无差)


[金光]抄經


[金光]道阻且長


[金光]吃     


[金光]籠


[金光]玩具


[金光]白露為霜


[金光]兩儀


[金光]端午節不吃鳥   


[金光]伍貳零吃肉


[金光]長夜半生


[金光]請正確使用道具


[金光]地上霜


[金光]作曲家+節拍器


[金光]相去復幾許


[金光]師生戀+百靈油


[金光]立冬


[金光]他等一下就來了


[金光]葬禮


[金光]紙鳶


[金光]天階夜色涼如水


    


ID:未沫(俏雁,无差)


【俏雁】無翼


【雁俏/俏雁】世謂不盈


    1-1     1-2     1-3     1-4     1-5     1-6     1-7     2-1





单篇


【俏雁俏】罗浮梦




——




主俏雁




ID:爱妻模范(俏雁)


【俏雁】情人


【俏雁】杀死上官鸿信 


【俏雁】瑕疵




ID:梦小夜(俏雁)


【俏雁】异路功名


【俏雁】修罗


【俏雁】晚冬




ID:五行不正(俏雁)


【俏雁】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俏雁】诛魔 (1)     (2)  


【俏雁】自投罗网         


【俏雁】To Kill a Mockingbird


【俏雁】恶劣


【俏雁】封禅     (续)     (续续)     (续续续)


【俏雁】HEAT


【俏雁】渴




ID:xingzhongderiyue(俏雁)


[俏雁]艳火


[俏雁]黎明


[俏雁]一夜


[俏雁]一夜(续)


【俏雁】余烬


【俏雁】一万次悲伤


    1     2     3-4     5     6     7-8     9     10     11     12     13     14     15(END)


[俏雁]巫山





单篇


【俏雁】缘木求鱼


【俏雁】瓷佛


【俏雁】色是空


【俏雁】魔花


【俏雁】吃牢饭


【金光/俏雁】红雀擒郎


【俏雁】不科学的饭


【俏雁】卵



樱会这次准备的赠品真的超级可爱!喜欢樱花的大额小额了解一下QwQ

俏俏的小白帽帽子:

一个小广告~




今年拂樱官会在积极保会,所以和偶主一起准备了一点,也算是一点小心意,这套图挑了上面这些做了一套明信片,cp23的时候欢迎入过会的小伙伴来拿~


领取条件不难,只要出示今年入樱会的各类凭证就好,群id啊支付页面都行~


以及,真的再再再安利一下,樱会保留至今不容易,明年就是十周年了,希望可以坚持下去,有小额支持方案,不是很贵~而且小礼物也很可爱,大家走过路过了解一下~~~~樱会入会方案页面

【如果有吃我安利入会的,请评论告诉我一下~好让我知道我真的不是空喇叭在喊……x】


爱你们啊!!!!求入会!!!!

凯旋侯所代表的,不过是区区四字 —— 战无不胜
樱花是我的本命,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喜欢他,喜欢他的鞠躬尽瘁,喜欢他的奋不顾身,拍这套照片可以说是圆梦了(安详躺平ing)
PS:拂樱斋主凯旋侯官会今年在积极保会中,喜欢樱花的道友们不来一发大额或者小额吗?赠品非常精美的!有意向可以移步微博,拂櫻齋主_凱旋侯官會~
@俏俏的小白帽帽子

马?

湍行特急:

~“Cat&Coffee”全新体验馆 ~

这里也正儿八经打广告!亲友的猫咖全新升级!这里有黑胶有漫画有单独的吸猫室,欢迎大嘎前来拍拖约会、面基签绘、桌游聚会小型only什么的都可以!我也有更多的机会给他们画黑板报出周边了,嘻嘻!!!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叶家宅路100号2号楼2楼(创享塔园区)

电话:136-0176-3083

https://mp.weixin.qq.com/s/BvF4F6gFCUvRZN3i7NqnEw

这个也太棒了?!!!

食甜的-戳君:

参加弃总生日的贺图,
但是根本不能细看就是了otz

(无法拯救的色感
以及我什么时候能学会耐心画细节)

切光的七夕贺文

厌:

·被安排假的概率up很不开心了,随便割点腿肉安慰自己
·官方剧情未知,所以是各种私设的现代pa
·遵从本心光切转切光,就是黑化前鬼切忠犬受,黑化后反攻并且再也不打算让源赖光攻回来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午夜,屋里只有钟表默默作响,安静地令人发毛。
不过源赖光一点也不在意,一个是他才不怕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另一个则是他快累成狗了他需要深度睡眠。
但骨子里的警惕还是让他战胜了瞌睡。
有人来过。
但随即又安下心。
是他来过。
冷清了大半年的客卧里露出一点暖黄色的灯光,昭示着不请自来的客人尚未离去。源赖光无所谓这些,直接回了主卧扑到床上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中,有人轻轻摇醒了他:“……醒醒。”
“……”源赖光不想理任何人,他熬了几天几夜终于可以休息了,只想睡觉。
“醒醒,喝了粥再睡。不然会胃痛。”
源赖光习惯性地把右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攥住那个人温凉的双手往被子里一揣:“……别闹。”
这时,无论是端着粥坐在床边的鬼切,还是睡得迷瞪的源赖光,都愣了。
微微偏凉的手主见被体温渲染得暖了起来,源赖光愣着愣着又想睡,鬼切默默地把手拿出来,看着人犹豫了一下,把粥放在了床头柜上起身离开。还没走出卧室门,又不放心地回了头,只得重新坐到床边,把人硬扶着坐起来,一勺勺把粥喂下去。
再一看,得,脸没洗牙没刷,胡子都冒了茬,回头又得事儿逼。
鬼切把碗勺收拾了之后,只端了水和毛巾帮源赖光擦了擦身。至于其他的会不会导致明天这个人在源氏犯事儿逼,跟他有什么关系。
重新变得温凉的手拿着毛巾动作轻柔地拭过面颊,源赖光睡得人事不知,只下意识地往沁着凉意和温柔的怀里钻,活像一只华丽尊贵却又睡姿蠢萌的猫。鬼切想象了一下,翘了翘万年保持水平的嘴角。
分离后的日子,他很不好过,可源赖光倒是该怎样还怎样,一点也没变。
手机震了一下,跳出来的是毫无意义的推送。鬼切把屏幕切回桌面,手机日历上“17”下方的两个字莫名扎眼。
七夕。
说来是个看起来与鬼切和源赖光这两个人十分不搭的节日,但对鬼切而言,这个节日却有这非同寻常的意义。
那年七夕,成天忙的像狗一样的源赖光难得得了假,还是学生的鬼切陪着他出门出风头赶热闹。源赖光在人前向来优秀而耀眼,无数妙龄女子争先恐后,叫彼时默默计较着自己的小心思的鬼切忐忑不已。可源赖光拒绝了所有的告白,保持了自己单身贵族的身份。
玩了一天,晚上在天台上喝着啤酒看烟花的时候,源赖光喝多了睡着了。忐忑了一天鬼切鬼迷心窍地偷了个香,却是被源赖光给套路了。
看着虽然面若桃花实则眼神清明的源赖光,鬼切本性里的倔劲和凶劲借着酒劲违反了他一直苦苦坚持的隐忍:“主人……你一直知道我是喜欢你的。”
源赖光仰面躺在他怀里,在烟花爆炸声中口齿不清地唔哝答:“是,我知道。”
“那么,主人是默认我的喜爱了吗?”
鬼切附身贴近源赖光,让他能清晰地看到自己左眼中因他而留下的印记。少年一反常态直率莽撞的接近令源赖光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源赖光干脆亲了上去。
然后这个没节操的玩意儿就把未成年给上了,毫无心理负担,也没想过未来。
所以后来认清现实后的鬼切反过来上了源赖光也没什么好纠结的,这玩意儿活该被操。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鬼切把东西揣回兜里,把靠在怀里的人搂结实了。感觉室温有点低,伸出一只手把空调遥控器拿过来往上调了两度,才搂着人钻了被窝。
白发铺撒在身侧、指间、眼前,鬼切微微用力,头发被揪住的微痛让睡梦中的人蹙了蹙眉。源赖光身上的暖意把即使是在夏季也体温冰凉的躯体包裹住,一丝一丝钻进身体里。
上次回来是新年,如今已有半年,这个人在他离开的日子里,都没人照顾的吗?那他胃痛犯了,一个人窝家里丧,都是靠他那些红颜知己来解决吗?
想想还挺让人生气的。
鬼切瞅着眼前白皙修长的颈子,一口咬在了上面。
源赖光缓过来最困的阶段,眼睛掀开一条缝不耐烦地看了趴自己身上的小狼狗一眼,试图伸手把人扒开——他似乎总是这么精力充沛,哪怕不眠不休工作数天,只要眯一会就能恢复神智。
“滚滚滚——你回来就是来发情的?”
“也没说不是啊。”既然醒了,那就干点什么吧。
“操你……嘶——”
源赖光发愁,估计今天一天不能善了了。
常年端坐首位执掌权力的人大多都是体虚之辈,哪怕是他这样还勤加锻炼的。跟鬼切这种年轻力壮还精于武艺的没法比。
黑发与白发纠缠在一处,被压制到极点的源氏家主找不到绝地反击地机会,只能被欺压,只能臣服。那得了便宜的小狼羔子还卖乖,咬着他耳朵用沙哑的气音磕碜他:“是我,操你。”
不就是趁你年少无知把你给操了吗,那么大怨气……
源赖光懒得动一根手指,微微泛红的眼角半慵懒半挑衅地瞥过来。轻易几个动作就能让自持克己的冷淡青年失控。
鬼切只得再给这祖宗洗了个澡,一身印记在他面前展露无遗,源赖光享受着从前以后都不会改变的纵容,安心的睡着了。
他的刀,即便不再是他披荆斩棘的利刃,也依然是他最信任的存在。
“昨儿什么时候来的。”
“九点一刻。来取我没带走的行李。”
“等了我很久?”
“从回来一直在等你。”
“什么时候走?”
“十二点的飞机。”
“哦,好走不送。”
“……”
鬼切看着叼着不知是早饭还是午饭的源赖光大方地露出脖子上和锁骨上的痕迹,站在餐桌边上没心没肺地吃东西。走过去把衣领帮他理好,“中秋我会回来。”
“回来干嘛?继续发情啊?”
“……”
“赶紧滚吧。”
走到楼下的鬼切回头望了一眼,窗边没有人。
源赖光吃饱喝足,打定主意小管家公离开后先睡他半个假期,再玩半个假期。他往次卧的方向看了看,心想没人喊他八成又得睡过头,定个闹钟吧。


乱七八糟随性作,看着玩

我开始好奇随风起应聘还珠楼杀手时是怎样的情景。

乱盗腊鸡:

凤蝶:主人,武试夺魁的随风起带到了。
任飘渺:哦?档案上说,你十二岁开始做杀手生意?
随风起:世道艰险,讨口饭吃。
任飘渺:那你为何意图加入还珠楼?
随风起:世道乱的很,有个组织,终归好办事,接买卖也方便些。
任飘渺:哈。
随风起:怎样,我算是入楼了吗?
任飘渺:若是从前的恩仇已结,今日起便可来上班了。
随风起:等等,我还有事要问。
任飘渺:何事?
随风起:还珠楼待遇如何?有底薪吗?生意做得好会涨底薪还是涨提成?升职快吗?有五险一金吗?工伤赔偿怎么算?我听说包吃住,若是住在楼外有住房补贴和餐补吗?出远门的报销多久能结算?节假日是发钱还是发东西?会不会要求自费聚餐?年会一般有什么奖励?
任飘渺:哈。
凤蝶:这些小事,酆都月自会说明,麦用这些劳烦主人。
随风起:这怎会是小事?我问的话句句真切,直指员工待遇问题,若是待遇不好,我来找工作葱撒。
凤蝶:……
任飘渺:无妨。酆都月,这些事便由你交代吧。
酆都月:是。
随风起:我觉得我们应该签个劳工合同,这样日后也好说清。
任飘渺:可还珠楼享有自治权,就算签了合同,日后违背,举报到苗疆劳务局,也不会有人管。这种事全凭自觉,我不要求你忠于我,或是忠于还珠楼,只要你忠于自己的买卖即可,杀人赏金,杀手行业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随风起:既然不需要忠于楼内,我若要辞职怎么说?
任飘渺:只要楼内事务结清,自是可以自由来去。
随风起:好,我签了,楼主,再会!
任飘渺:趣味啊。
凤蝶:主人,我觉得此人有病。
任飘渺,耶~凤蝶大人,有病的人才趣味啊。

【魔王子&凯旋侯】回家

你认识我吗:

十五六的樱花和五六岁的咩咩


(佛狱风格)亲情向小段子


即使看不出来还是要坚持标明隐藏的【咒樱】


——————————————————————————


凝渊一个人坐在湖岸旁的一截枯死的树干上,短短的腿碰不到地,在半空中晃荡着,拂樱沿着陡峭的山路走来,看到他小小的红色身影,不禁悄悄松了口气。


“您又自己跑出来玩了。”拂樱走上前,无奈地说。


凝渊丝毫没有被大人抓包的意外,何况拂樱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少年。他麻利地转过身,朝拂樱伸出了小胳膊:“抱。”


这样的撒娇,也不知道是可爱还是不可爱,拂樱认命地叹了一声,弯腰把凝渊从树干上抱了起来,让他环住自己的脖子。


 回王城的路上,拂樱问他:“您刚才盯着湖面,是在思考什么?”


 “我在想,怎样才能真正伤害你,”凝渊将他一缕墨绿的发丝卷来卷去地玩,声音却有一点困倦了,“我应该杀了父王,杀了小妹,还是毁了佛狱呢?”


拂樱低声笑了,幼童的声音又软又奶,该不是在抱怨他只顾着刚出世的王女,故意要惹他生气。


“您做不到。”


“……小看人么……”


“在那之前我肯定已经死了。”拂樱温和地解释,似乎他们只是在讨论遥远的花和彩云,“只要我活着,王和王女就不会遭遇任何危险。”


“那我呢,你会保护我吗?”环在脖子上的手臂紧了紧,就像在确认他的存在一样。


拂樱回答得没有半点迟疑,“当然。”


“那我就让你活着。”仿佛要确认自己的决心,凝渊又贴着拂樱的耳朵嘟囔了一次,“一定……会让你活着。”


童稚的言语让拂樱露出一丝微笑,他想再说什么,却只听见了平缓的呼吸声,凝渊小小的身子一起一伏,柔软的脸颊枕在拂樱单薄的肩上,竟也不觉得硌,就这样沉沉睡着了。


拂樱把怀里的孩子向上托了托,一步步,稳稳地走在佛狱黯淡的微光中。